返回列表 發帖

百变葡萄酒之王-赤霞珠赫柏湾

赤霞珠这个名字在葡萄酒里可能是最为人们所熟悉的,一般人多多少少会听说过。对于大多数人还不知道的是“赤霞珠”一词是葡萄品种“Cabernet Sauvignon” 的中文名字,这生动而形象的名字是民国时期的文人墨客起的。意思是这种葡萄的颜色如天明媚赤红的霞云,如红色的珠玉。如今赤霞珠已像英语般国际化,由于它适合于多种气候类型,几乎世界各个种植酿酒葡萄的地方都有它的身影。谜一般的身世赤霞珠的起源和身世,一直是让人感兴趣的话题。最初人们认为Sauvignon的意思被认为是来自法文单词sauvage的变异,该单词是“野生”的意思。还有人认为它是用来酿造古罗马葡萄酒的葡萄品种Biturica 。也有人认为它跟卡蒙乃(Carmenere)有一定的亲戚关系。甚至还有人认为赤霞珠的原产地来自西班牙的Rioja。
  有记录显示,18世纪开始,赤霞珠就成为了波尔多梅多克流行种植的葡萄品种。Chateau Mouton和Chateau D’Armailhac 就是最早开始种植赤霞珠的庄园。 可是直到上世纪90年代,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在通过DNA技术发现了赤霞珠的起源。原来赤霞珠是红葡萄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白葡萄长相思(Sauvignon Blanc)的杂交产物,令人吃惊的是它的名字也正是这二者名字的结合。因此,它不仅带有品丽珠的醋栗和铅笔芯的味道,并且带有长相思的青草的香气。扬名波尔多赤霞珠的祖籍是法国波尔多,如果没有它,波尔多红酒不可能拥有誉满全球而且生生不息的魅力。赤霞珠在波尔多地区虽不是种植最广泛的品种,种植面积少于美乐,但却是波尔多红酒,特别是波尔多左岸地区红葡萄酒的灵魂,著名的波尔多五大顶级酒庄的酒都是以它为主要品种酿制。赤霞珠的果皮厚、果肉少、颜色深,能够提供足够的色素及酚类物质,使其所酿造的酒浓郁厚实、多层次、含丰富的单宁,有着长久陈年的潜质,堪称是经典的酿酒品种。也正因为赤霞珠这本身的特点,加上波尔多当地的土质和偏冷的气候等因素,使得波尔多地区新出产的红葡萄酒常常涩度较大、口感偏生硬。所以,在波尔多地区用赤霞珠酿酒时也加入一定比例的其他品种,如美乐等葡萄以柔和口感、增进酒的平衡感。巴黎评判上出尽风头旧世界的意大利和西班牙等,近年来赤霞珠的种植也在不断的增加。虽然在这些国家,赤霞珠常常用来与当地品种混合酿酒,以增加酒的浓郁度、复杂度、平衡感和陈年潜质,但常常这些混有赤霞珠葡萄酿制的酒可以让人感受到赤霞珠的身影,那独特的黑加仑子果香,坚实的单宁和浑厚的质感让他无法默默地成为辅助品种。在新世界产酒国中,赤霞珠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不过最辉煌的故事要数巴黎评判了。
  七十年代美国加州葡萄酒与法国顶级酒庄葡萄酒的展开了一场对垒赛。清一色的法国评判在盲品数十款葡萄酒后,将加州的红、白葡萄酒列为冠军,打败了所有参赛的法国顶级酒庄出产的葡萄酒。这款加州斯坦格-利坡酒庄扬威世界的红葡萄酒正是用赤霞珠葡萄酿制的,从此,美国葡萄酒产业开始了历史上最辉煌的发展期。而且,不可否认加州赤霞珠种植的普及在某种程度上与这大赛有些关联,也许正是这大赛赋予了当地葡萄种植者信心和影响了他们的最终选择。在新世界崭露头角其实,单独使用赤霞珠就足以能酿出好酒的地方并不很多,这些产地几乎都在新世界。美国加州的纳帕谷,澳大利亚的玛格瑞特河,智利的梅波河谷等产地就都以出产优质赤霞珠酿制的酒而著名。新世界产酒国的这些优良产地占了天时地利的的条件,赤霞珠所结的葡萄可以达到足够的成熟度,酿制的酒虽有着丰厚的单宁,但却不会太过生硬和涩口,而且有着足够的果香和果味,所以并不需要其他的品种来调和其平衡度和口感。中国种的赤霞珠,新疆品种是典型的新世界风格的,来自山西太产区的怡园酒是旧世界波尔多右岸风格再偏一点点新世界特点的红酒,河北沙城、宁夏和甘肃应该是介于新旧世界中间的风格;河北昌黎产区,倾向于旧世界风格,虽然产量高而导致葡萄的成熟度不够均衡,酒淡了一些,但是风格倾向于波尔多。至于山东烟台地区种的赤霞珠,似乎谈不上什么风格,应该是成熟度不够而且产量太高的原因所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