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赫柏湾一世情一杯酒

从来没有为哪个艺人的煽情而感动过,男人吗,谁还过不了艺人煽情这一关?
  随着年龄的增长,才发现,自己竟然也是那么的脆弱,生生就被周华健搞了一个泪染双目。
  在所有的朋友歌曲里,最最让我牵动神经末梢的,就数周华健的《朋友》了,一入耳,便不忘,虽至今哼不出完整的词,但仍觉得它就在自己的那根神经末端,只要是有音挑逗,随时可活。但也从无活得象今天这样两眼模糊。
  栏目叫《艺术人生》,载体就是中央电视台,人物是那个叫朱军的,再就是周华健。
  所有的过程也都合乎规矩,只是最后,朱军同志真的就端上了一瓶茅台,就真的让周华健喝开了酒,就真的也让观众喝开了酒,就真的又让周华健唱开了《朋友》。
  何止我,观众中流了眼泪的也海了。周华健也流了。
  只有喝酒的时候,只有在喝酒又唱朋友的时候,只有唱朋友又是唱周华健的朋友的时候,不信你哪个喝酒的男人不想想自己的朋友,不想想朋友和酒。
  男人的一生,如果论朋友的话,如果离开酒,可以说就没有了什么真正的朋友。
  李白与杜甫,是差了一辈的朋友,但也是从酒开始又到酒终了的朋友。
  曹操与关羽,红脸白面的朋友,一世为敌,但中间的感情,也是一斛酒。
  周氏与尼氏,甫离飞机,念的就是梦中的那杯酒。
  一生温柔乡的杜牧,在女人的肚皮上想的也是酒。
  就连屈原,所有的伤感都变成了自己的眼泪与酒。
  男儿,何曾离开过酒。一世不沾酒的毛泽东,在朋友面前,不也得顺顺的端起自己的酒。酒是男人的魂,酒也是男人的信,酒更是男人的血。
  喝酒了,血就热了;喝酒了,魂就有了;喝酒了,就男人了。
  不喝酒的也是男人,但不喝酒的男人不懂喝酒的男人。喝酒的男人是男人中的男人,是男人中懂男人的男人。
  男人中不是男人的男人可以用酒蒙骗喝酒的男人,把酒的朋友变成不是酒的朋友。但他真的成不了真正喝酒男人的朋友,只可用朋友一词哄到朋友的酒。但真正喝酒的朋友,就能做到风萧萧中的荆轲,让不是朋友的也可以做到朋友,而且是一生一世的朋友,是魂里骨里的朋友。
  朋友一生不须相识,只需要在一个酒的氛围中,他就敢认定这个就是自己终生的朋友。而不喝酒的人,他是没有这个认识朋友的机会。
  当白发斑斑的时候,当龙钟老态的时候,一想到酒和朋友,耄耋都会变成青春,酒杯里都会映出稚脸。
  不想印证女人也喜欢男人喝酒,但只要喜欢男人喝酒的女人照样也会是男人的朋友。虞姬一生永不磨灭的遗憾就是在江边怎么也找不到让项羽最后喝的一口酒。直让男人没有脸面与资格论酒。最最至柔的女人就是梦想温情也会让男人饮下一点酒。
  没想过周华健有没有资格有酒,有没有资格喝酒,但他真唱了朋友与酒,就是说,真唱了男人与酒。于是,我就流泪了,于是,看了这个节目的男人和那些正在向男人方向成长的男人就流泪了。因为流泪的男人知道,他们的眼泪也是酒。
  对男人和酒来说,周华健唱对了——一世情,一杯酒。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