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馬英九夥同全台灣及離島警察及檢察官集體強盜殺人

內容: 有關馬英九夥同全台灣及離島警察及檢察官集體強盜殺人,後續又追殺過來,內政部部長李鴻源是共犯及台北市停車管理工程處處長及會計室人員在竊取公庫的錢及台北市中山一派出所所長林俊燁是現行犯

一.惡警及檢察官及政府人員集體強盜殺人,是凶嫌.(某些電視媒體及報社是強盜殺人幫助犯,不但不報導馬英九,朱立倫及惡警及檢察官是強盜殺人凶嫌,還假正義說警察,檢察官破案,騙子利用媒體騙社會大眾).馬英九在選總統時就是一個強盜殺人現行犯.現行犯怎麼可能當選總統.很明顯的是因為騙子馬英九騙人的結果.民進黨會選輸的最大原因,就是民進黨有些公務員在執行公務知道有人在對我犯罪,而見死不救,沒去揭發犯嫌的結果.我還寫信到華視,中視,台視及其他電視台及聯合報,中國時報,自立等報社,結果他們裏面的人還夥 同利用媒體在欺騙社會大眾,並且幫助強盜殺人.
二審計長林慶隆及基隆審計室張錦堂及裏面的員工,拿了一張不實的診斷書還辱駡我是精神病,就將我資遣.我報案後,結果員警集體犯罪,夥同檢察官寄了恐嚇信到我居住的地方還辱駡我是精神病.正在強盜我的錢.
三. 基隆審計室主任張錦堂及警察還教嗦我家的人家暴,並教嗦署立台北醫院醫生下毒殺我,不但綁架我,拿毒藥給我吃,傷害我腦部器官的功能,結果使我連上廁所都不會,連買東西也不會,連地板都不認識,差點被車撞死.(可能被撞死後他們還要主張我自殺).基隆審計室主任不但一天到晚偽造公文書,還恐嚇我要妨害我自由,我去告他,結果他就夥同警察,檢察官一起偽造公文書恐嚇我.他們叫醫生向我說告人是一種精神病.他們還找台北市聯合醫院松德分院(原來的名稱為台北市立療養院)醫生恐嚇我說若有人偷我的錢,或強盜我的財物,或對我作出違法的行為,我若去告他們,是一種精神病,他們就要假裝執行公務綁架我去吃毒藥,把我殺了.我寫信給他們院長及行政院衛生署署長結果他們是共犯.後來我只好自己到別家醫院拿證據,結果別家醫院開了證據,已證明我根本沒病,我拿給他們,他們還故意寫信又駡我是精神病,三天 兩頭對我犯罪,.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分院多次假裝執行公務,把我擄走勒贖,並要殺我,還與審計部一起強盜殺人,松德分院的醫生楊添圍及王仁邦是共犯之一.公教人員請領子女教育補助還有一條規定,就是子女要仰賴父母扶養,因為我受到家暴,故我的子女要分開分別扶養,因此我受到家暴,政府因此少支出了金額,受有利益.
四.我向全省各派出所及寫信給各分局長,及警政署及刑大內政部及行政院院長及總統及副總統信箱及台北市政長信箱及台中市市長信箱及台南市市長信箱及寫到立法院及市議會給議員及提復審到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及提行政訴訟及寫到大法官,甚至向檢察官報案.結果原來是集體犯罪.電視上還有什麼爆料專線,結果我寫到電視公司,結果他們還幫被告等人繼續犯罪,在電視上報導不實.
五.馬英九及朱立倫及內政部長李鴻源及惡警及媒體及檢察官及犯嫌還夥同台北市停車管理工程處處長及台北市停車管理工程處會計室人員及工程人員在裏面偷公庫的錢及騙我的錢.台北市停車管理工程處會計主任王建廷及專員陳文敏還施詐術要騙我的錢,因為,法規明明規定審計機關索取資料是向承辦人索取,結果台北市停車管理工程處的王建廷及陳文敏還叫我去向承辦人要資料給審計機關的人.後來他們還偷我保管的預算書,然後偷改裏面的資料偷公庫的錢.我那時在登四,五月的帳冊,結果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的會計主任王建廷及專員陳文敏向我說之前的人漏了一張一月份的傳票,他們叫我補登到一月(當時帳己記到三,四月,而且報表已送到三,四月,他們的意思不就是叫我要改所有帳冊的記錄,及重新將一月到三,四月的報表重編,台北市停車管理工程處的騙子當場騙我的錢,志光教會計學的程茗之前就恐嚇過,還說若去上班,保證讓我們做不下去),馬英九及朱立倫及內政部長李鴻源及惡警及媒體及檢察官及犯嫌還教嗦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的林宜墐及楊美露及陳文敏,及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的秘書及處長及副處長及會計室主任王建廷等人共同偽造文書妨害我權利的行使.(因為林宜瑾及楊美露多次向裏面的同事說要打他們,而且他們還夥同審計長強盜我的錢,還找人要把我擄走要殺我,我就寫申訴信到台北市停車管理處處長那邊,結果他們回函說沒這回事(當場就偽造公文書致生損害於我).然後林宜瑾及楊美露每天繼續說要打人,我那時很害怕,嚇到不敢上班,若要請假要寫理由,難道叫我寫說我去找人要逮捕他們嗎.而且法規也規定緊急事件可事後請假,結果我要事後請假,犯嫌就妨害我請假,還把我記曠職, 記過,廢訓,騙我的錢,還偽造文書說我的成績只有二十多分,他們還在裏面偷公庫的錢,拿甲等及乙等的錢,並妨害我執行公務,我提復審及行政訴訟, 馬英九及朱立倫及內政部長李鴻源及惡警及媒體及檢察官及犯嫌就找公務人員保障暨培訓委員會及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法官等人寄恐嚇信給我,並夥同一起犯罪,後來台北市停車管理處陳文敏等人就偽造公文書駡我是精神病還叫我要去找醫生開立證明,並要在證明書上寫說是吃了毒藥才好的.犯嫌還說他們有共犯,共犯是銓敘部,並施詐向我說若不去找醫生開立不實的證明就無法任職公務員.馬英九及朱立倫及內政部長李鴻源及惡警及媒體及檢察官及犯嫌還教嗦台北市停車管理處的人一起假裝執行公務,把我擄走,並故意要殺我.我多次打電話給台北市停車管理處各部門人員,結果他們是共犯.
六他們還夥同志光補習班教審計學的金永勝公然侮辱我們上課的人是白痴,志光補習班教會計學的郝強還說要用板擦丟上課的人,志光補習班教會計學的程茗在上課中叫我們去自殺.檢察官及警察是共犯.我打電話報案,他們不但未處理,結果還繼續犯罪,最後他們就假裝要辦案,叫我去做筆錄,然後要殺我,不但誣告我,還對我囚刑,把我毆打成傷,並要把我手折斷,要殺我.檢察官及地檢署的法警及看守所的警察是共犯.我就跟黃福裕律師說那個法官張詩芸犯罪,並把我關起來,結果那個騙子黃福裕律師說,她那有關你.(真是個騙子,假好心,假裝要幫忙).那個騙子黃福裕還恐嚇我,說那個警察是穿制服,穿制服的人可以隨便抓人進去.真嚇人.那個騙子黃福裕還打電話騙我,並辱駡我是精神病,才去請求法律扶助.我的身體已被他們傷害到,無法吃某些食物,一吃就拉肚子,結果被他們綁架進去,拿了我不能吃的食物,害我在裏面一直拉肚子.他們是故意,而且還知道我的裏面器官某功能已被他們的毒藥傷害到無法治癒,對於 某些食物無法吃.之前他們也是把我綁架到台北市立松德分院,然後也是拿了我不能吃的食物給我吃,我向他們說我吃了他們的東西而拉肚子,結果他們居然拿藥給我吃.(他們明明知道是因為我器官某功能被傷到無法接受他們的食物,而且器官某功能傷到不治,他們還拿藥給我吃.並脅迫我一定要吃他們的食物.)馬英九及朱立倫及郝龍斌及內政部長李鴻源及惡警及媒體及檢察官及犯嫌教嗦志光補習班教審計學的金永勝公然侮辱我說我講話讓他很害怕.

返回列表